【東京賃貸女子vol.1】世田谷區小套房,第一次日本租屋的失敗談

日本生活
Google広告
  • 曾在東京生活13年,租過7次房子(包含剛到東京時住的學生宿舍),至今仍是租屋族。
  • 曾從事於不動產業界,有日本「宅地建物取引士」及「賃貸不動産経営管理士」

筆者因為人生的種種變化,平均不到兩年就搬一次家,加上累積了一點小小的不動產業界知識後,來回顧一下自己所曾住過的房子,順便「自我診斷」一下。這裡沒有如日劇般光鮮亮麗的生活,只是一個從窮留學生到領微薄薪水的上班族的東京求生經歷。

首先,從第一次租的小套房開始吧!

基本資料

格局圖:藍色的部分為自己買的傢俱家電,日本租房子基本上是不附家具家電的。

地區:世田谷区 (東橫線及目黑線沿線)
面積:12.96㎡(3.9坪)
月租金:63,000円(無管理費)
其他設備:冷暖空調、垃圾放置處
第一次找房子沒有想太多,只想要離學校愈近愈好。這間小套房離學校兩站,車站約徒步10分鐘。位於住宅區很安靜,基本的生活機能可以滿足。離「自由之丘」徒步約20分鐘,到澀谷坐車20分鐘。交通區位非常方便是最大的優點,也是唯一的優點。其他在空間及設備上只能說可以滿足最低需求。
先來談一下日本租房子時會有什麼設備,以下條件滿足的愈多,一般租金就會愈高。
  • 大門自動上鎖(オートロック)
  • 對講機(インターホン)
  • 室內洗衣機放置處(室内洗濯機置き場)
  • 浴廁分離(浴室、トイレ別)
  • 收納空間
  • 浴槽加熱功能(追い焚き)
  • 宅配箱(宅配ボックス)
  • 電梯
  • 24小時垃圾丟棄處
  • 管理員

以上這些設備,這個63,000円世田谷區的物件幾乎沒有。如果同樣交通條件包含以上設備少說可能要80,000円以上,租金63,000円實在不能要求太多。記得當初日本人的同學她選擇同一路線上位於神奈川縣境內的物件,滿足以上6項設備的需求(估計高我10,000円左右),預算有限,最後還是要看個人怎麼取捨,要選擇地段還是選設備。

剛搬沒多久東西還很少,之後就恐怖了。

自我診斷

人生總是有第一次

剛開始在日本找房子,除了不知道該從哪裡找起,語言不通外,最讓人灰心的是:

  • 外國人身份
  • 找不到日本人當保證人

外國人身份

某種程度上日本屋主是比較排外的,可能是一般屋主年紀較大,保守的人較多,因此不願意租給外國人。所以既使你有錢,希望仲介可以帶你去看。仲介還是會先跟屋主先確認願不願意租給外國人,屋主說OK仲介才會帶看。

既使我在日本工作了幾年後,這樣的狀況也沒什麼太大的改變。仲介仍然一間一間問屋主,願不願意租給一個台灣的女性,有的還會跟屋主強調「她日文可以溝通」等等。(自己在旁邊聽覺得有點哀傷又很好笑)但還是會遇到拒絕外國人的屋主,不論在日本生活多久。

※近幾年在日的外國人愈來愈多,相較於10幾年前有改善些許的改善。

日本人保證人

一般日本人要找人當保證人都很難為情了,更不用說人生地不熟的外國人。不用保證人,改用「保證公司」又是另一筆費用支出,這讓沒錢的留學生在日本找房子又是難上加難。還好當初學校很好心的願意幫我擔保。(※保證公司請參考另一篇文章)

第一次租房子就在矇懞懂懂的情況下,請當時認識的台灣朋友陪我一起找。印象中我們只找了一個仲介,符合預算條件的物件不多,加上屋主也願意租給這個我這個外國留學生,因此沒有考慮太多就決定了。就這樣開始我的東京租屋的生活,而且一住就住了三年,直到畢業。

從失敗中學習

20幾歲當時住的倒是挺開心的,有自己的小小的空間也相當滿足,主要也是因為也沒得比較。現在回想起來,還是有一些地方是沒有留意到的, 譬如:

沒有掌握租金行情

多幾次經驗後就發現,差不多的租金,同樣區位,設備差不多,應該可以租到再稍微寬敞一點的空間。以這樣超小坪數應該可以在便宜一點。

現在查到不到60,000円就可以租到了!?不知是當初被貴?還是這幾年跌太多?

樓梯間太窄

記得剛搬家時,興高采烈的訂了床墊和床架,結果床墊卡在樓梯口進不來,只好退貨。還付了退貨的運費。

後來只能買床墊。

收納不足

沒有鞋櫃、沒有衣櫥。還必須追加買收納的預算,擺入收納後空間又更小了

水管堵住

這點完全是自己知識不足,住了兩年左右浴室的排水管就開始塞住了。後來才知道,原來頭髮要用網子接住,不能直接流下去。如果塞住也可以找業者來處理。

沒有管理公司

屋主是自己管理這個物件,租金也是直接匯款到屋主的帳戶,中間沒有管理公司。(一開始只有仲介公司介入)明明有繳租金,屋主自己偶爾帳對不起來,會打來問是不是忘了繳租金。(其實沒有管理公司並不是什麼太大的缺點。只是當時覺得要跟日本人屋主聯絡有點怕怕。)

永遠忘不了的搬家日

 

這個房子的最後的回憶,也成為是我永遠忘不了的回憶。就是我剛好選在東日本大地震2011年3月11日那天搬家。還好當時一部分的東西已經先搬走,在等待朋友來幫忙搬剩下的東西時,突然天搖地動,我一個人嚇得衝出了公寓。衝出去也看到路上的電線桿像蛇一般扭動,整個驚慌失措,不知道該去哪裡。在那之後我們還是硬把家給搬完,就這樣在日本全國一片恐慌之中,展開了我的東京的另一段的新生活。

311後的便當店,売り切れ(賣完)

311發生後的超市

Comment ※按出「送信」前,請輸入下方「英數字」

タイトルとURLをコピーしまし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