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東京賃貸女子vol.4 ☆後篇☆】我選擇離婚的心路歷程

日本生活
Google広告

<前篇>,後篇來闡述一下結婚~離婚的一點心路歷程。

極短暫的婚姻生活

搬家後沒多久我與鬍子男就登記結婚了。在台日兩邊並沒有宴客,只有拍了婚紗照。

一方面是兩個人工作都很忙,再加上我對婚禮也沒什麼想法。本來有打算過一陣子在台灣辦一場小的,告知親朋好友。但沒想到不到一年,就已經離婚了….(還好沒辦….哈)

對於這段感情其實也沒有什麼後不後悔,誰對誰錯,就是一個人生經歷吧。

無法理解的一些小事件

回想起來交往~結婚~離婚約四年的時間,其實有這大大小小的問題,價值觀有很多地方不一樣。

分享幾個我覺得在我看來有點無法理解的一些小事件:

以下是一個失婚婦女的抱怨。

我的姓氏沒變

登記結婚後,鬍子男曾經說過:「你沒跟我姓,感覺好像沒有結婚一樣。」

在日本法律上規定,夫妻是要同姓。結婚登記需要載明要跟誰姓(通常是跟男方同姓)但外國人在日本原本就沒有戶籍,所以就沒有存在跟誰姓的問題。所以我還是姓我的,他還是他。

不過鬍子男會這樣說其實也不意外。因為直到最近日本還在吵「夫妻別姓・同姓」的問題。今年6月日本最高法院判又二度判「夫妻同姓沒有違背憲法的」。也就是說今後還是必須「夫妻同性」,看來要等到日本夫妻可以選擇別姓,可能還要等半個世紀吧!

想同姓的人就同姓,想別姓的人就別姓,這樣不是很好嗎?
但就有人會主張堅持夫婦別姓會威脅「家族の絆(家人親情的羈絆)」「一家人就沒有『一體感』」真的是….

對於我換工作的抱怨

在結婚前我轉職到一家中小型設計公司,因為我們學設計的背景相同,有什麼企業在招募也會互通有無。當時面試通過時,鬍子男就有碎念過那是他本來想去的公司(我在應徵的過程也都有跟他商量喔)我想說:那你幹嘛不去應徵。講的我搶走他的機會一樣…..還是他自以為把機會讓給我??

當我一年多後受不了那家設計公司後,想要離職時鬍子男又碎念:鬍子男又再碎念那是他本來想去的公司,我為什麼那麼輕易離職了。我又想:你那麼想去,幹嘛不自己去面試…

金錢觀

一開始沒有把家裡開銷的分配講清楚是一大問題。由其實我們都剛出社會沒幾年,手頭也不寬裕。

當初只有決定一個大概,租金他付,其他家裡的水電瓦斯等開銷我付。這樣感覺好像我付的比較少,但其實不然。

剛結婚不久,拍婚紗照、兩人回台灣的費用、旅行的費用,比較大筆的開銷都是我在出。一方面也是考量到房租是他付,所以我們也沒有仔細算到底有沒有平均分擔。

後來鬍子男漸漸變成,兩人出去連吃個便飯(一人不到1000日圓那種),吃完他就會等著我付錢,理由是房租都是他在付(他有時候還會遲繳….)

但是據我所知以鬍子男的個性是跟公司後輩出去喝酒一定會出錢,偶爾喝到坐不到末班車,花一萬塊多從東京坐計程車回橫濱,這些我不太管,畢竟錢包是分開的。

但發生這種每次我們在外面吃飯後,等著我付錢的狀況,就開始讓我覺得不舒服了….後來他出的費用和我出的費用算清楚,事實證明他並沒有負擔的比較多。

因為我們從學生時代開始交往,大多是AA制。
彼此都有工作的話,還是算清楚比較好…

離婚

日常生活大大小小的爭吵外,我自己必須反省的是常常會把工作上的壓力和負面情緒帶回家,跟鬍子男抱怨(因為一樣業界的東西,講了他也可以理解)可能是讓家裡產生負能量的原因吧。

上述提到我離開設計公司的一個主要理由,也是覺得婚後的生活可能不容許我再這樣操下去。於是又回到原來可以比較準時上下班的不動產公司。

但後來又發現了鬍子男似乎是精神外遇,整個對鬍子男的信賴關係瀕臨破滅。從本來吵不停,到後來彼此放棄溝通,最後連回家變得很痛苦,一個人的時後就一直哭。

走到這個地步其實心裡已經有答案,只是還沒有勇氣說出口。我猜鬍子男應該也在等我先說出口。

在跟幾個朋友聊過之後,我也終於下定決心結束這一段不到一年的婚姻。鬍子男也沒有多說什麼,和平地簽下離婚登記了。婚姻生活真的太短暫,所以離婚也沒有好吵的,一切平靜落幕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唯一感到最對不起的就是我自己的爸媽和擔心我的親朋好友,再來就是鬍子男的家人吧。從學生時代開始就會去他爸媽家,阿嬤家那互動,他家人其實都對我蠻好的。

離婚前跟他媽媽有來幫忙簽字,我們約在一家咖啡廳,鬍子媽在鬍子男去點咖啡時跟我說:「真的很抱歉,沒有給妳什麼幫助…妳好像瘦了很多….。」我什麼話都說不出口,我怕我一說話眼淚就會掉出來,只能低著搖了搖頭…。

搬家

提出離婚之後,鬍子男也算蠻識相的先搬回到他爸媽那邊,我也鬆了一口氣,可以回家不用在面對他(他可能也不想再面對我。)

他算好心的沒有要我馬上搬家,跟我說可以住到我找到新的住處為止。

不過說實在我也不想再繼續住在這個房子、這個區域。這裏充滿太多不開心的回憶,而且說實在我一開始就不喜歡這區域的氛圍,更不喜歡每天擠一個小時電車上班。

日台夫婦的離婚

日台夫婦容易不合?

在結婚之後,鬍子男幾次會半開玩笑地跟我說:「你知道日台夫婦很容易離婚嗎?」(可能他常Google「日台夫婦」「離婚」的關鍵字吧….OOXX)聽到他這樣說我都會覺得不以為然「所以呢?」

日本媒體很愛說:每三對夫妻就有一對會離婚,台灣的離婚率高也居亞洲第二。日日夫婦、台台夫婦、也都有可能離婚。日台容易離婚這樣的比較,我覺得沒什麼意義。

日台友人的反應

得知我離婚的朋友們的反應是:

  • 台灣的朋友:「女生有過一次紀錄,在台灣可能會不好找對象。」
  • 也有日本女生朋友說:「離婚沒什麼好奇怪的啊。我公司的女生X2(※日文バツ2,離婚兩次的意思),現在又有新男友了。」
  • 另一個跟我同年的日本女同事說:「很羨慕妳這樣X1,我們這個年紀女生有個X1比較好。」

朋友都是出自於衷心的建議或是安慰(?)不過其實不是很在乎其他人會怎麼想。我覺得這不是一個需要隱瞞的事實,當然也不是個勳章。如果以後要找對象,會在乎這種事的人想必一定也會合不來。

最後

不可否認的,在一起的這四年時間裡,鬍子男曾經是我的依靠。畢竟一個人在國外,大大小小的事都會跟他傾吐,他也給了我大的幫助。但一起生活又是另外一回事,慢慢看到對方不同的面貌,「心裡的中的他」和「真正的他」開始產生差距….

當提出要離婚後,突然變得好輕鬆。一直以來糾結的情緒整個釋放出來,心裡總算得到平靜。對我來說,結婚和離婚都是一個「積極的選擇」,只是準備繼續前進的一個過程而已。

搬離橫濱後,我依然是在東京租了破爛小屋(笑)住在哪裡其實不重要,久違的自由,打從心底覺得超・級・開・心!

時間都屬於自己的,想吃什麼就吃什麼,想去旅行就去旅行。我才發現自己過得開心最重要,自己都不開心了身邊的人也不會開心,過了30歲才終於明白這個最簡單的真理。

那一年去了好多地方玩。去京都跨年,在無人電車上吊單槓。

去韓國大吃大喝。

深夜在澀谷徘徊~想幾點回家就幾點回家

Comment ※按出「送信」前,請輸入下方「英數字」

タイトルとURLをコピーしました